书法家王子猷为什么不喜欢作桓车骑兵参军 油炸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9-03-03 浏览:

相信大家对王子猷这个名字肯定很陌生,可是如果我提到王徽之的话,大家应该就知道了。王子猷就是王徽之,是东晋著名大书法家王羲之的第五个孩子。同时他也是东晋时期的名士,身为王羲之的儿子,书法当然也是他的一大招牌。

他有着冲天的才气,也有着放荡不羁的性子,他对当时盛行的所谓名士的风气十分崇尚,所以他并不注意细节,经常也是不修边幅的样子。成天披头散发,不正衣冠,真真是响应了庄子的那句,“天然去雕饰。”在他担任司马氏的参军时,也是依旧我行我素,并没有丝毫改变。不休整仪容也是小事了,他对自己职务之内的事情也是很少过问。但毕竟是才华横溢,桓温也看中了这一点,所以从来没有责备过他,对他十分宽容。

王子猷不仅生性潇洒,还不拘小节。据历史记载,有一次他跟从将军一同出去视察,好巧不巧忽然开始下大雨。王子猷是骑着马的,当然淋了个通透,他转身就看到上级桓冲坐在马车里。当机立断下了马钻到了马车里,还半开玩笑的说来陪陪桓冲。幸而桓冲了解他不拘小节的性子,也就由着他。所以,王子猷得以坐到雨停才下车。

大家都知道王羲之还有个儿子叫王献之。他们兄弟感情很好,王献之去世后,王子猷抱着琴去奔丧,后来悲伤过度,晕了过去。经过这件事后不久,他的旧疾复发,也随之去世。一个洒脱的名士就这么离去了。

王子猷 子敬俱病笃

人琴俱亡用来形容看到死去的人所用的物品而怀念死者悲伤的心情,比喻对死去的人的深厚感情或兄弟间的手足情深,同义的有睹物思人。人琴俱亡这个成语来自于东晋时期的名士王氏兄弟去世的典故。

两兄弟都得了重病,身体健康极度恶化。弟弟王献之病情更严重比哥哥先去世了。哥哥王徽之虽然没有听说弟弟去世的消息,却有预感,有一天他突然问身边的人,为什么最近没有献之的消息了,难道他已经死了吗?想到这,徽之心里难过可是一点也不表现出来。他从病床上挣扎起来,叫仆人准备了一顶轿子,坐着轿子去了弟弟家中,路上也并没有什么难过悲伤的神色。到了弟弟家果然献之家中已经在布置丧事了,他知道弟弟平时喜欢古琴,他走到弟弟的房间取出弟弟平时所弹的古琴,坐在灵床上准备弹给弟弟听。可是他弹的时候,琴音却怎么也不对,琴弦不能校准,徽之终于失声大哭,把琴摔毁在地上,哭着说,弟弟啊,你死了,你所珍爱的古琴也随你而去了,再也不能弹出琴曲来了。徽之伤心欲绝,哭到昏了过去,又引起了徽之背上的旧伤复发。过了一月,徽之也去世了。

王徽之和王献之,书法名家之后,他们各自的书法成就也不小,虽然两人都是生性倨傲,不拘约束,这里叙述的兄弟俩前后去世的故事,却体现了俩兄弟感人的骨肉亲情。

王子猷作桓车骑兵参军

王子猷,东晋名士,以傲慢著称,性情洒脱,不拘于职位束缚。王子猷先是在大司马桓温那里担任参军一职。虽然恒温欣赏他的才气,可是他在职时候衣着随意,外形不修边幅,对他所负责管理的事务也没有用心,显然不适合担任参军,最终恒温免去了他的职位。

过了几年,他又在车骑将军恒冲那里出任骑曹参军。这个职位主要的责任是管理好将军府中所用的马匹。可是他还是一个德行,没有尽责。将军有一天故意询问他,你是管理哪一个部门的呢?他随意的回答说,经常看到有人牵着马匹出行,不是管理马的部门就是管理骑马的部门。将军又问,那这里的马匹数量又是多少呢?他也不惧怕,只回答说,马匹数量要问喂马的人才知道,他没有问过,哪里知道数量。将军仍然询问他,最近好像马匹长势并不好,生病的马匹死掉的有多少呢?他更是无所谓的样子,直接回答将军说,没有死的马匹数量他都不知道,何况死了的马呢?将军听后实在是无话可说了,对他摇了摇头,再也没有询问过他关于管理马匹的事情。

从王徽之对所任职位丝毫没有责任心,对将军也毫不在乎的态度能看得出来,最后辞掉了官职,隐居山林。他这样的作为深刻体现了当时盛行的名士作风。这些文人学士放浪形骸,无心治国安邦,这和当时西晋灭亡东晋残存在江南建都的整体形势有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