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盛唐第一将 是玄宗养子身兼四镇节度使 女性保养知识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20-09-16 浏览:

天宝六载(公元747年)春的王忠嗣心情十分不爽。因为,正当身兼四镇节度使的他倍受玄宗猜忌之时,他的死对头——东北军阀首领安禄山(王忠嗣是西北派系军阀的首领)却迎来了人生的春天。安禄山认玄宗李隆基为父,认贵妃杨玉环为母,还和当朝权相李林甫拜了把兄弟,当真是大红大紫,风光无限。

王忠嗣的心情十分悲哀,想他一生为了李唐江山社稷鞠躬尽瘁、抛洒热血,到了却斗不过一个出身卑贱的杂胡安禄山。没办法,在玄宗心中的天平上,他王忠嗣就是没有安禄山有分量。王忠嗣很快就清醒地意识到,悲哀和怨恨都是无济于事的,当务之急是培养好继承人,来日再和安禄山一较高低。

王忠嗣心目中早已有了两个理想的人选,一个是哥舒翰,另外一个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李光弼。在这两个人当中,王忠嗣更倾向于哥舒翰。原因当然有很多很多,但是最重要的参考因素却是哥舒翰和安氏兄弟(安禄山和安思顺)之间的紧张关系。哥舒翰之所以看不上安氏兄弟,主要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因为安氏兄弟的出身十分卑贱,二是因为安氏兄弟为人太过狡诈。这样的人当然能够坚定地秉持王忠嗣的路线了。

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王忠嗣任命李光弼为河西兵马使,却把哥舒翰放到了大斗军副使的位置上。大家如果知道大斗军的正使是谁,就不会对这样的安排感到不解了。大斗军的正使正是安禄山的族弟安思顺。王忠嗣提拔哥舒翰,名义上是为了帮助安思顺开展工作,实际上却是为了钳制安思顺的手脚。果然,哥舒翰上任之后,经常与上司安思顺发生冲突,两人是针尖对麦芒,斗得不可开交。

在这段日子里,哥舒翰还抽空立了个功。一次,他率军与吐蕃军队在苦拨海展开激战。吐军在山顶,唐军在山脚。吐军凭借有利地形,分成三个梯队,依次从山顶驰下,猛冲唐军阵形。暴怒的哥舒翰大喝一声,操起长枪,带着军队就向吐军迎了上去。客观地来看,哥舒翰的举动是十分不明智的。因为,吐军占据有利地形,居高临下,而唐军却是逆势而上,很容易被冲散。混战当中,哥舒翰的长枪都折断了,他拿着半截短枪继续给吐蕃人以迎头痛击。他的勇猛鼓舞了唐军的士气,众军奋力向上,接连瓦解吐军三波冲锋,打赢了这场本没有获胜希望的仗。

此战之后,哥舒翰因功被擢升为右武卫员外将军,充陇西节度副使、都知关西兵马使、河源军(今青海西宁)使。离河源军不远就是积石军(今青海贵德)。当时,唐朝也仿效曹魏,在边境实施军屯制度。青海一地唐军的粮食基本上都是由积石军的麦庄生产的。

当然了,这个情况也被吐蕃人掌握了。所以,每年一到秋收时分,吐蕃都会出动大批军队来积石军的麦庄抢收粮食。这样的抢劫行为十分划算,一来,不用自个儿辛苦,就能解决吃饭问题,二来,可以断绝唐军的后勤补给,吐蕃人乐此不疲。由于吐蕃骑兵实力强大,再加上每次都出没不定,所以唐朝守将无人能敌。狂妄的吐蕃人甚至把积石军麦庄改称为吐蕃麦庄。想想这种情形:吐蕃士兵挥舞着镰刀在城外收割麦子,城里的唐军士兵则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一年辛勤耕耘的果实被人家收了去,真是丢人啊!

哥舒翰上任不久之后,就听说了这个气人的消息。他决心好好地教训一下狂妄的吐蕃人。于是,他找来了部将王难得、杨景晖,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转眼之间,又是一年秋收时。吐蕃出动了五千精锐骑兵前来收割麦子。地方还是从前的那个地方,麦田还是从前的那片麦田,人似乎还是像过去那么怂。和过去一样,唐军听说吐蕃人来收麦子了,早早就跑到城中躲起来了。习以为常的吐蕃人怀着对唐军的无限鄙视,脱掉盔甲,搁下兵器,熟练地操起镰刀,奔着麦田就去了。吐蕃人并不知道,在他们的身后,一双双愤怒的眼睛正喷射出复仇的火焰。

隐藏在城头的哥舒翰见吐蕃军已经放松了警惕,当即亲率兵马从城中杀出。事发突然,吐蕃军猝不及防,顿时乱作一团。唐军趁机展开猛烈攻击,吐军死伤大半,仓皇逃跑。当残余的吐蕃骑兵跑到东南谷的时候,早已守候在那里的王难得、杨景晖率领伏兵一起杀出,吐蕃军被全部歼灭,“匹马不还”。经此一战,吐蕃人再也不敢来积石军抢割麦子了。青海唐军终于能吃上饱饭了。哥舒翰的威名远播吐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